跑Online官方討論版 
遊客:  註冊 | 登錄 | 會員 | 會員專區 | 幫助


標題: [小說] 微笑的天使、永遠的你。
火焰水龍
深藍襪子
Rank: 2


UID 513946
精華 0
積分 148
帖子 82
經驗 148 點
讚賞 1 點
答中 0 題
學分 0 分
Bid 0 Points
閱讀權限 15
註冊 2015-5-7
角色
伴侶
組織
物品 沒有物品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6-7-29 01:40 資料 短消息 加為好友

微笑的天使、永遠的你。

該死凹凸不平的枕頭,導致當晚徹底的失去了睡眠,
拿起壓至後腦杓下方那惹人煩且使人不得安寧的枕頭,
往門邊用力一扔,「蹦」的一響,腦裡瞬間充斥了這次的劇本結構。
備註:本篇是微小說,所以很快就會完結的。
本人第一次發小說於此,文筆不是很好,如有任何意見及問題,歡迎隨時回復。
--------------------------------
故事暫名:【微笑的天使,永遠的你】
作品類別:BL/恐怖/驚悚/溫馨/感人
作者簽章:火焰火焰水龍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雷(暫名:宮澤咚)與艾貝爾●(暫名:希爾嵐) 之間的故事 就此發展----
今年已經大學四年級了,教室裡的同學們腦袋裡正充斥著拼期末考的精神及即將畢業到來有感而發的心情。
無論何種,大家直至持續面臨著以下的問題:「期末考的考題?」、「畢業典禮即將到來的準備?」、「畢業之後該做些什麼事?」
以及「縱使畢業了,我們依舊能維持著朋友之間的關係嗎?」
其中,最後一道問題,被眾人們所排擠的宮澤咚,早已無所謂。
此刻心所想著:「這學期不可能會再有什麼轉學生的對吧?
因為已經是最後一學期了,離期末考到來也僅剩幾週而已啊。
更何況,縱使期望著,結果依舊是一樣的吧?早該已麻痺自我的,我還在期望些什麼?」
上課鐘聲噹噹噹的響徹校園,站在台前的正是一名肌膚白皙、臉上掛著慈祥及和平的他。
那人溫柔的嗓音說道:
「請多多觀眾,我是來自關東地區的,本學期將在此就讀,全名叫做希爾嵐,因為父親工作關係,所以就搬來這裡了。」
希爾嵐安靜的走向宮澤咚的位置旁,帶著那溫柔且靦腆又持續性的笑容面對著宮澤咚說聲「請多多指教」。
明明只不過是個簡單的問候,但此刻宮澤咚眼裡看見的是,身後有雙亮白猶如天使般羽翼的希爾嵐。
自從這一天開始,宮澤咚的身後不再是無人坐的空位,那是位於教室內靠窗邊最角落的位置。
一日復一日,對於宮澤咚而言,希爾嵐無時無刻臉上都是帶著張天使般慈祥及溫柔的臉龐。
無論是離畢業典禮來臨之前必過的一年一度的節日-長壽日、情人節、復活節還是萬聖節,希爾嵐總是主動的先說好要與宮澤咚一起過。
他們之間真的只是好朋友的關聯嗎?
時光沖沖,穿梭來到了畢業考的前一晚,這次宮澤咚主動表達自己想到希爾嵐家中溫習功課,
在一開始的時候,好似被拒絕了,但最終希爾嵐還是答應了,但他的先決條件是,
「來到自己家中無論看見什麼,別慌張,因為這是自己早已習慣的一切,記住,不該插手的」。
來到了希爾嵐家中,看見希爾嵐的母親從房裡走了出來,身上滿是百合的香水味,他走進茶水間倒了杯水,便又回了自己的房裡。
其實,希爾嵐全都知道的,父親長期在外應酬,因此幾乎沒回家,即使事先告知自己的母親,
父親今晚會回來的消息,但母親還是堅持與別的男人渡過浪漫的夜晚到最後一刻為止。
突然間,從希爾嵐母親房裡傳來「ㄎㄧㄤ」的一聲,好似是什麼餐具、碗盤的碎裂聲。
希爾嵐往母親房間走去,與坐在客廳溫習功課的宮澤咚離別之前,不忘,
回眸一笑,既溫暖又幸福的感覺猶如一瞬間整個人浸泡於溫泉水之中。
這回,宮澤咚聽見了,希爾嵐的母親好似正在對著希爾嵐的說教聲。
明知在這之前,已被希爾嵐提醒過,不應跟著過去查看。
但事實的真相又是什麼?
應該忍住的,不應去偷看的,正當這麼想的時候,
一句話很清楚穿透牆壁也能聽見:「縱使我有了外遇對象,那又是誰先犯下的錯誤呢?!」
耳聞了一陣叫罵聲之後,總算是看見希爾嵐從他母親房裡默默的走了出來。
但是臉上依舊是保持著那張再溫柔不過的笑臉。
面對著宮澤咚的希爾嵐還在持續的強顏歡笑嗎?
宮澤咚靜靜的說道:「這些日子以來你一直在忍受嗎?」
希爾嵐這一刻臉上的笑顏再假不過了
「什麼?」希爾嵐問道。
「對不起...我全聽見了...」宮澤咚道了歉。
這時候,希爾嵐才肯對宮澤咚有所坦然:
「縱使他的心早就已不在父親的身上,但我還會繼續隱瞞著這樣的事實。」
「為什麼你要這樣繼續忍耐?這件事情應該要早點拆穿的,縱使這樣繼續隱瞞,那也只是在勉強吧?」宮澤咚問道
「為了讓這段婚姻能夠持續,我早已習慣了這樣的生活...」希爾嵐說。
「再怎麼堅持,那也只是一個假象」宮澤咚說。
「是真實也好,假象也罷,一秒鐘也能靜止」希爾嵐說。
這時候雙方都沉默不語,空氣中彌漫著沉重的壓迫氣息。
不知經過了幾秒鐘的時間,希爾嵐吹散了這沉重的壓迫感,但,換來一句聽了將使人心情不悅的答覆。
「對不起,咚,時間晚了,明天的我們還有考試呢,請你先回吧?」希爾嵐微笑說著。
當天的夜晚,宮澤咚正離希爾嵐的家離開不足三公尺處,
就撞見一名穿著上班制服的男子。
一瞧,別在胸口上的名片是希爾里特,有著與希爾嵐相同的姓氏,
又正好要往西爾嵐家方向走去,便猜測這人也許就是希爾嵐的父親。
宮澤咚的腦海中這時浮現了希爾嵐當時那張強顏歡笑的表情。
縱使再如何,他依舊不肯面對這殘忍的事實吧?
深深感受到猶如被鎖鍊所綑住的希爾嵐,是以什麼心情持續戴著那張溫柔的面具。
身一向後轉,便又往西爾嵐家中奔馳而去...。
正巧被宮澤咚所目睹著希爾里特與希爾嵐母親的對談。
「家裡怎麼這麼亂?」希爾里特問道。
「親愛的,我剛才正在打掃」希爾嵐母親說。
這時候站在門口的宮澤咚嚥不下這口氣,大聲的直說:「他騙人!」
希爾嵐母親房門唰的一開,滿滿是他與別人的親密照,
希爾里特再也忍受不住,快速將自己的身子轉過,
希爾里特門一甩,朝著還是深夜覆蓋的柏油路跑去。
從家中奔馳出來的希爾嵐,始終沒追上父親-希爾里特的腳步,
只見西爾里特消失於那樣的夜晚之中。雙眼快速的看向了在一旁站著的宮澤咚,
這次徹底的失去原有那張慈祥的臉龐,並且憤恨的問道:「為什麼是你...?!」
顯然一句道歉是沒法了事及了結心理的不安...。
又是一個深深的夜晚,希爾里特手上正提著美味的草莓幕斯,
打算原諒自己早已紅杏出牆的太太,但自己卻萬萬沒想到,他依舊是糟人被判的對象。
回家的路途上,偶然聽見自己的太太正在對面公寓三樓與別名陌生男子交談的聲音,並且有說有笑著。
一股勁,希爾里特就這麼從公寓的外牆爬上到了三樓房間的陽台。
陽台門唰的打開來,正目睹自己的太太與另名陌生男子正盤坐在地上玩情色紙牌遊戲...。
此刻,情緒早已按耐不住,希爾里特徹底失控般,抓起了自己的妻子,
一個失手,希爾嵐的母親直接意外的從窗台上跌落而去...。
這時西爾里特才發現大事不好,但一切卻為時已晚...。
一個清爽的早晨之中,希爾嵐家中正是只有希爾里特孤寂的一人,
他獨自坐在沙發上看著今日的早晨報。
正當一人靜靜看報時,聽見了自家一樓窗台被人開啟的聲音,
獨自往窗台走去,沒見半人,身一轉,一名謎樣女子正站在自己身後,打火機一點,引發了大爆炸。
獨坐於自己位置上,早已失去笑容的希爾嵐一瞬間的直覺,就知道家中肯定出了大事。
上課時間,不顧旁人眼光,門一甩,來到了正冒著熊熊烈火自己的家門前。
眼看消防人員還在外頭忙著灑水灌溉,心中早已等不及的他,不顧一切,衝進火場,
扛起了比自己還重將近20公斤父親的身軀,往外頭走去,濃煙瀰漫之下,昏厥了。
下一秒,希爾嵐睜開雙眼,發覺自身就躺在醫院裡,而一旁是他曾經最好的摯友-宮澤咚。
「幸好你清醒了」宮澤咚關心的表達。
但希爾嵐就像是把宮澤咚直接當作是空氣般忽略了。
下一刻才發現躺在一旁全身包裹著紗布的是自己的父親,昏迷指數只有5。
希爾里特的夢境中,看著自己已故的愛妻對著自己微笑著,並緩慢的將那雙慘白的手伸向自己,
就像是招示著「我們一起走」的暗號。
手一伸,昏迷指數來到了3。
顯然地,這輩子高達90%的機率終生是個植物人。
自那之後在大學畢業之前僅剩的日子剩不到3週,
希爾嵐在每一天下午的放學時間過後都會到醫院來向西爾里特探病。
而宮澤咚也為此事愧疚了相當久的一段時間,而且還持續在思念著希爾嵐當初那溫柔的笑顏。
一直等待,期望,某一天,他們能有所交集;期望,某一天,
他能找回他的笑容;期望,某一天,他們還會是朋友。
就這樣子,靜靜地等待,不知過了許久的日子,離畢業典禮到來只剩3天。
或許,這輩子宮澤咚與希爾嵐注定失去了機會。
早晨的陽光藉由窗戶滲透進了教室,門在此時緩慢地被唰了開來。
又一陣溫暖的光線從門外出現,希爾嵐帶回了曾經的笑容,雙眼如寶石般透出著光芒。
「他帶著慈祥、溫柔的臉龐回來了」。宮澤咚心裡感到相當的愉悅,
這可能是他這輩子從未這麼地開心過,就好比自己最心愛的人死而復活般。
但他們還會有所交集嗎?
希爾嵐帶著性感、迷人的微笑,緩慢的來到了宮澤咚的面前...。
「我父親,醒了」。希爾嵐微笑的對著宮澤咚說道。
在畢業倒數來臨的第二天放學的午後時光,教室裡只剩他們兩人的對談聲。
他們談論著過去的總總,雖然只有短暫的幾個禮拜,但他們做了很多。
教室門在此時被人開啟。是一位女同學,他正在他的坐位上找著他的小熊橡皮擦。
但找了多次,還是找不到。
那雙眼,一瞬間鎖定了坐在一旁與希爾嵐閒聊的宮澤咚。
「那是我的好摯友送給我的小熊橡皮擦,你的心腸怎麼能夠這樣的惡毒?快點把它還給我!」
不講求任何證據,女同學開始胡亂的誣賴。
站在一旁背靠著窗的希爾嵐這時好像沒打算出面幫忙。
直到女同學把話說盡了為止。
希爾嵐這時微笑的對著女同學說道:「你為什麼會認為東西是他偷的呢?」
女同學則是回應:「因為他是我們班最討厭的人!」
這聽來相當不公的話似乎有些激怒到了希爾嵐,但希爾嵐始終面不改色。
接著,希爾嵐請女同學到走廊上談談。
留著宮澤咚獨自一人在放學午後的教室裡乾等著。
不知過了許久的時間,希爾嵐才又開門回到了教室來。
宮澤咚似乎有種不祥的感覺,直視著希爾嵐,期望,他依舊是那美麗的天使。
眼一看,希爾嵐身後原先是潔白的羽翼,只在短短的幾秒鐘內,就化做成了深黑的天使之翼,
宮澤咚試著想像了幾次,還是相同的結果。
宮澤咚對著站在教室門前依舊保持微笑的希爾嵐問道:「那位同學呢?」
「他回去了」希爾嵐簡單的回答著。
宮澤咚不知為了什麼而冒了冷汗,似乎自己的內心也正在質疑著,其中並不單純。
希爾嵐說道:「時間看來也不早了,收拾好東西,回家吧。」
在炎熱的午後之下,宮澤咚與希爾嵐一同步行著,這時,
宮澤咚對著希爾嵐表示著:「天氣這麼炎熱,我想先去對面超商買點東西,你先走吧」。
希爾嵐帶著溫暖的微笑,雙眼凝視著宮澤咚約五秒鐘的時間才回答了:「恩」。
這似乎讓宮澤咚不經有些許的害怕起來,
他來到了校園操場邊的洗手間,想沖涼一下。捧在手上乾淨的自然水,於臉上清潔了一下。
照了照鏡子,其實心理已經默默問了自己:「我在害怕嗎?」
這時候,有股難聞且嗆鼻的味道,撲鼻而來。
那到底是什麼?
獨自在午後安靜的廁所裡,於後方的隔間室廁所,一間接著一間緩緩的推開。
直到最後一間,奇怪,門是鎖死著?
敲打、呼應,沒人回答。
悄悄的,將頭低下,試著由隔間室廁所的門下方瞄了一下。
當場差點吐了出來。

【持續編輯中】

[ 本帖最後由 火焰水龍 於 2016-7-29 01:47 編輯 ]

頂部
小言子 (喋喋不休的小言子)
紫飛鞋
Rank: 5Rank: 5


UID 493375
精華 0
積分 3633
帖子 2291
經驗 3633 點
讚賞 57 點
答中 0 題
學分 0 分
Bid 0 Points
閱讀權限 37
註冊 2013-6-18
角色 帥劉謙
伴侶
組織
物品 等待更新
來自 來自接近天空的地方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6-7-30 02:10 資料 短消息 加為好友

跑Online Facebook專頁
支持!小言子等一下看,好期待!





頂部


當前時區 GMT+8, 現在時間是 2018-10-22 16:13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464021 second(s), 7 queries

清除 Cookies - 聯繫我們 - 跑Online官方網頁 - Archiver - WAP